tonystark

西游


   听完悟能的话,唐僧想起平日神情淡漠的悟空,如果他浑身赤裸站在池中,如此师徒坦诚相见,他会做出何种姿态?

  越想唐僧心中越发觉得有趣,恨不得现在就冲向澡堂。于是便停下观察房间,寻了一凳,耐心坐下去,等待通知的侍女。

  侍女的到来,是在一刻钟后。跟随着前方挑灯侍女,唐  僧漫不经心,盯着脚下不断变化的青砖。

  猛然地面一片宽阔,白雾缭绕。惊觉到了池子的唐僧,谢过侍女,缓慢穿行热腾腾的雾气。

  雾气的另一头是空无一人的池子,唐僧脱了衣服,下了水池。

  这,他们怎么还没来?路上耽误了?

  寂寞的唐僧寂寞地猜想着,顺便摆好姿势(背靠池边白玉砖,手倚水中)以便等会儿的坦诚相见。

   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,唐僧已等的不耐烦了,他思索道这悟空他们不会是迷路了吧?于是哗然起身,大步走向出口,却又突然想起自己此时未着衣物,连忙小跑回去,换上准备的衣服。

    出门后,询问侍女,自己徒儿的下落。侍女告诉唐僧,他的徒儿在方才经过的第二个房间,自己之前已经告诉过他了。唐僧大惊,回忆起自己那时好像在浮想联翩关于泡澡中如何促进兄弟感情之事,并没有细致听侍女所言。

尴尬道谢完,某人开启了瞎转悠模式,试图返回自己最初的位置。

   可偏偏这路错综复杂,自己开始也没注意看。

   于是唐僧就像个没头苍蝇一般,不停打转,不停遇死胡同。

    终于走到最开始的位置,找着第二扇门。站在门口,深吸一口气,唐僧却突然没了敲门的勇气,他开始手脚无措,刚刚在路中想的借口也被自己不断否决。

     因为他不知道悟空的反应。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在多次给自己打气,做好充分的心理建设后,唐僧僵硬地敲了门。

     此时唐僧的表情与往常并无任何不同,但实际他内心已砰砰作响,并随着门内脚步声的移动,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 门开了,露出来一个头发湿漉漉、掉着水珠的悟空,可能刚洗完澡,倒消了平日的威风,没了淡漠孤傲的感觉,乖乖地看着唐僧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 突然心中那颗大石头落地了,唐僧笑着对悟空说“来,为师帮你擦头发吧。”

     悟空扫了唐僧一眼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 所以这算允许了吧?!唐僧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。反正他不管,就算悟空没有允许,他也要进去,不然自己刚刚在门口不是白站了。

       悟空的房间与唐僧的没有多大差别,唯一不同的是金柱上的图案是翱翔的凤。

  唐僧随手拿起挂在一旁的毛巾,示意悟空坐下。

   悟空拖出凳子坐了下去,并另拿了个凳子递给唐僧。唐僧有点受宠若惊,但还是摆摆手,拒绝了悟空。因为站着比较方便。

   于是悟空端端正正把凳子搁回去,又重新坐好。

   唐僧走近,手微微颤抖,摸上悟空软趴趴耷着的湿发,顿时悟空身体稍微摇晃了一下。

   “没事。”唐僧轻言安慰,将手分开,作梳头状,一缕一缕,捋掉发尖的水珠。

      “今早你知道那个宅子有妖精不?”突然想聊个话题,缓和气氛的唐僧开了口。(自己怎么会提这么蠢的问题!!)

       “…不知”悟空不想暴露自己的小心机,所以一口否决了。

     “今天我答应你的事,并没有忘记。只是要事在身,我们回去的时候,就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 说好不好时,唐僧是贴着悟空的耳廓轻语。湿润的空气,夹杂着话语的旖旎传入悟空耳中。悟空微微别过头,躲避着唐僧呼吸的侵扰。

      望着铜镜里,自己身后耐心捋头发的唐僧,悟空突然不太懂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 只好低头, 带着鼻音,“嗯”  了一声。

    唐僧低头看着乖乖坐在铜镜前,眼睫毛扑闪扑闪的悟空,嘴唇微微翘起,饱满,没有一丝皱褶。唯一的缺点就是他总是抿着它,面色冷漠。今日他放松了戒备,好似等人一吻方休。
要是自己亲上去…

亲上去,会怎么样?那副平日淡漠的脸会露出什么表情,那个美妙的嘴唇会吐出什么话语。

唐僧知道自己已经鬼迷心窍了,不应该继续想下去…

      (由于唐僧不敢面对自我,对于内心这种莫名的情愫,唐僧把它定义为兄弟情)
 
并没有浴室play😂主要就是唐僧没把握好时机,想东想西去了。其实唐僧应该喜欢上了,可惜内心不敢承认。总拿着兄弟情,耍流氓。悟空呢,石猴,无情无欲。所以唐僧追的路,还长啊

西游


然而好不容易跋山涉水到了一个富裕的地儿,心心念念实践自己诺言,不让悟空瞧不起自己的唐僧,就被突如其来的邀请弄得一脸懵逼。
  “这个,法师啊…”唐僧开始想拒绝法师邀请,毕竟自己从没有答应过悟空什么,今天这头一次,总觉得有点小激动,必须得好好的实现,扳回上午的面子。首先吧,这糖葫芦买他个七串八串,香蕉嘛买个一篮筐。悟空毕竟天性是猴子,自己得照顾照顾他。
“大师啊,国王这盛情邀请,我这也不好拒绝。不如就去了吧”法师贴近唐僧耳边,轻言轻语了几句。
“那…好吧。”颇为遗憾的唐僧,答应了法师。那只能回去再买了。
接着,当着众人的面,法师本想接过自己身后侍从递过的花,献给唐僧,以表自己对他接受的喜悦和自己技艺的高超。结果掏出来一根香蕉,是的,一根黄澄澄的香蕉。
妈的,好尴尬。法师并不想言语。
唐僧一见这根香蕉,也知道是谁捣的乱。嘴角洋溢不住的笑意,伸手就接过了。
“多谢法师体贴,知道贫僧素爱吃香蕉,特地赠与。”
法师尴尬回笑“不用,不用。接下来那高僧就请登轿吧。”
“好。”
登了轿子,法师的自来熟和暧昧的语气让唐僧感到很不舒服,总想扯开她的手。
好不容易到了王宫正门,终于缓了口气,唐僧下了轿子,由着侍卫引着自己到了寝宫。
“皇上说了,这会儿先请高僧在这休息,待会儿会有侍女敲门,引高僧去晚宴。”
“好,谢谢。”唐僧关了门,仔细打量了自己的寝宫,首先映入眼的是房中央的两个金柱,柱上刻有腾起的龙,脚踏飞云,嘴含宝珠。
金柱中间是一个大床,床帐上绣有鱼水交欢之图。
唐僧忍不住去摸了一下。
“师父这寝宫,真是个好地方。”
背后突然传出声来。
冒冒失失回了头,看见是悟能后,唐僧稍微镇定了点。轻咳了几声,开口问“悟能,你来干嘛。”
“大师兄叫我来的,说国王要求穿戴衣物整洁,然后我们这不过来通知师父来了嘛。等会儿我们会去寝宫后池内洗浴,侍女会送来干净衣物。”悟能噼里啪啦说完后,一溜烟,就走了。
    

大概,浴池play??😂

西游


悟空的突然倒下确实吓到了悟能悟净,在他倒下的0.01秒内都不敢动弹,生怕大师兄起来后,说是他两影响自己判断从而摔倒。
这确实是悟空从没经历过的一摔,大多数情况下自己都能即使反应过来,迅速闪到很远处,然而今天却被死秃驴影响,真摔了,妈的。
唐僧感觉很有趣,自己从没有看到那个嚣张不可一世的猴子有过什么挫折,今天竟然被这个门槛摔了,半天没出声(摔懵了)。想着,便走到悟空面前。
(师父脑子进水了吗??!找死吧!来自悟能的内心呼喊)
“……”虽然听到了唐僧走到自己面前,估计想扶他,但悟空仍然很不爽,他是准备看自己笑话是,是吧?哼,这次只是他的失误。难得一次!完全不想抬起头的悟空,打算继续埋头闻泥土芬芳。
“来来,起来了。没有关系的,为师不笑你。待会儿带你去吃糖葫芦。”
师父这个哄小孩的语气是怎么回事?!吃惊二人组。
“……”悟空终于勉强抬起头,看了看蹲着笑得一脸灿烂的唐僧,被拉了起后。悟空一脚踢在了唐僧腿上,刚笑容和谐温柔的唐僧,吃痛倒了下去,和刚才的悟空一样,狗吃屎。
“哈哈哈”刚还沉默的二人组,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,“师父,你这造型好,哈哈和刚刚大师兄……”还未讲完话的悟能又被悟空一个眼神委屈得憋回去了。
悟空蹲了下去,顶着个乱蓬蓬的头发和几根杂草。
唐僧很懂套路,知道自己刚那样子惹到悟空了(但为什么会惹到呢?自己原本这么英俊潇洒,重要的是自己刚刚笑容满分✔衣服满分✔??)百思不得其解的唐僧,只有抬头继续配合悟空的戏。
“悟空啊,能否拉为师起身。”
  悟空定定看了唐僧一眼,“不了,师父自己起来吧。”说完扭头就走了。
“……”怎么就不按套路走呢,本还想等着悟空拉起自己的唐僧,只有自个儿起身,拍拍灰,装作镇定向前走。
“悟净,你说师父怎么就这么怂呢,要是我肯定不让大师兄踹到这一脚。”
“你就放屁吧,要是你,悟能,大师兄肯定就揍你脸了。”
“所以我这不没有赶上前遭那罪嘛,就师父蠢…”

西游

一章
“喂,前面那是处人家。和尚,该你去打水了吧?”悟空悠闲地叼着根树枝,双手抱头,吊儿郎当地在前面走着。
“唉,为什么是我?”师父略微思索了下,清清嗓,打算将这个使命交给悟能。
“八戒啊”
“师父,我,我昨天有去化缘。”
“悟净”
“师父!我今早在煮饭”
“哎?唉…你们这群徒儿啊,师父平日里怎么教导你们的,活儿不在干的多少,重要的是能有一颗积极、任劳任怨、不辞辛苦的心,因为这西游它本身就是要修炼我们的心性。为师平日派你们出去,也是让你们多锻炼锻炼自己。你看师父我想出去化缘吗?想,但我低调,我不说。就是等你们自己领悟……好了,师父不多说了,打水去了。”
突然发现自己吹牛逼吹过头了的唐僧,刹住了嘴,默默拿着个水壶上路了。
看着远方金碧辉煌的大宅和唐僧落寞的身影。悟空冷笑了一声,迈脚打算跟过去。
但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,看看这次唐僧又会惹出什么麻烦。
是的,开门就是几个曼妙的少女,她们头戴银钿,衣衫华丽,眉眼风情,热情地欢迎着唐僧的到来。
“施主们,你们好。我是来打水的。”
“哟,好俊的和尚。”
“快看快看,细皮嫩肉的”少女们的纷笑声惊得唐僧想回头撒腿一跑了之。
“你是来打水的?我想不如就在这吃个饭,再走吧。”其中一位姑娘倚靠在门边,双眼似笑非笑,略含情色地看了唐僧一眼。
站在几米以外的悟能,盯着这群姑娘。流了流口水,本想上前一部追随师父,却又被悟空目光盯回。
“好,谢谢几位施主,那请问是否可以带上我这几个徒儿?”唐僧回头望了望悟空那边,恢复镇定。
悟能向他的三师弟抱怨:“为什么每次这种好事,师父总能碰到呢?我也想碰碰这种好事,早知道刚刚就不拒绝师父了”
“你懂什么,这荒郊野岭的,出了这么大个宅子。还有这么多个姑娘,肯定有妖怪。”悟空一边看着他师继续与那群姑娘交谈,一边嘲讽悟能。
“那大师兄,你早知道有妖怪,你怎么还让师父去。
“嘁,这种事情,我怎么预料得到,万一真出来一户普通人家,那破和尚不就没事了。”
一旁,已被说服了的唐僧,一脚迈入了门槛,和姑娘们有说有笑。
“死秃驴,怎么这么碍眼呢。”悟空低低地咒骂了几声,转身打算回去喝那个淡的出奇的粥。“悟空,悟能、悟净来,王小姐心地善良,准备请我们吃午饭。”
“那师父,我煮了一上午的白粥呢?”悟净心痛地回望锅。
“嗯,那个就不用了。”唐僧摆摆手,样子十分潇洒地进入了宅内。
接下来的剧情异常老套,和戏文里唱的一样,那几个姑娘是妖精,唐僧又没认出,赶了三个徒弟,结果三个徒弟转身就走的时候,妖精现出了原型。
“悟空!悟空!你们快回来!”唐僧殷切地在背后呼唤着他们,为自己的行为后悔莫及。
悟空却像个没事人似的继续向前走,因为他懒得搭理唐僧了,觉得他又烦又聒噪,每次提醒他也是好心当驴肝肺。
“悟空,我错了,为师错了,为师等会儿给你去买东西去!!糖葫芦!!香蕉!!”
悟空最终还是出手了,并不是因为唐僧喊的这些吃的,只是他不想听见他一直在那里,唠唠叨叨,
三下两下解决完妖精后,悟空陷入了困惑,自己为什么这么讨厌唐僧,甚至最后都忍受不了他说话,然后解决了妖精呢?本抱戏弄态度的悟空,被自己的举动迷惑,完全搞糊涂了,甚至连脚下的门槛也没看见。

缘分 1

王大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,即使在后来遇见那只蠢狗后也并不相信。最多,王大少表示他就信个自己和那只蠢狗的爱情。
林狗和王大少第一次相遇在游戏里,正无聊的王大少,被好友甩了一包袱,就说帮忙带个新手。王大少有点好奇,以为是个女孩子,于是秉着泡妹子消遣的心,暂时没有拒绝好友。和对方连上后,却听见个操着东北腔鼻音有点重的男声喂喂了几声。王大少瞬间就想撂担子不干了。还是一个新手?!王大少是拒绝的
于是退了界面,给好友打电话。咋的,一个男的新手要我带,我吃饱了没事儿干?
没,他就没玩过这游戏,他操作其他游戏那个还蛮六的,你带他玩一把,熟悉下流程就好了。
哦,我需要带他,他自己不能刷?他自己熟悉去,等玩好了再来找我。
挂完电话后,也没有玩游戏的心情了。
随意拨打了手机里存的一个电话后,就出去了。
第二次是过了几天后,王大少和其他战队pk,对方有个叫九亿少女的梦,操作的不太熟练,但很冲的一直向王大勺攻击。大勺不乐意了,就你丫的菜逼,起这么个名儿,还攻击爸爸。于是大勺停下对其他人的攻击,转手手起刀落了几下,然后九亿少女的梦就狗带了。
再过了几个月后,好友来电,就讲组队开黑,王大少应了下来。
晚上叼着根烟,摆好架势后,点开游戏,发现自己队里有个名叫九亿少女的梦的,这不是那天那个想杀自己菜逼嘛。一脸懵逼的大勺再三确认这个人在自己队后,Q了好友。
把这个人加进来干嘛?
不是大勺你说的,他熟悉后再找你吗?
谁?
上次那个新手。
… 那就换个人
现在没法换,找不到人。
…(操)
冷静的挂掉电话的王大勺,决定在游戏里报复回去。

脑补了下关于这个图片的故事
王满脸春风的回答道,心里自个透着乐。
为啥他这么高兴呢,主要是刚刚自己打电话逗林要是自己被问到这个问题怎么办?
林狗当时结结巴巴的扯了句就朋友关系,你还想咋回答?
王想了下,认真的回答了林:我X你的关系。
滚!!林想挂掉电话
哎哎!!别别别!!我这不开玩笑嘛!我肯定答我两就好基友的关系,不干什么,平时也就上上床,打个炮,随便干你
呵呵
你干嘛,这么冷漠。

我想公开我们关系了

林狗,你看微博上面都说你是我万达的大少奶奶,你不嫁我不行。
哦。
所以?你答应我了?!!
答应什么?!林别扭的说
答应和爸爸我成亲啊,放心吧,爸爸carry you。
我不想公开我们关系,他们说我是在抱大腿。
放屁!!他们懂个屁!!我家小新演技那么棒!他们都不会欣赏!也就凑个热闹,懂JB!
你骂脏话。
我骂脏话,还不是为了你,林狗你个没良心的!
我良心那么大。
呸呸呸!菜逼,好久爸爸又带你玩游戏!带领你装逼带你飞!
你上次嫌我烂,不和我玩。
屁!谁说的,你玩的蛮不错的!
王sc

要不你公开吧,如果你想要。
没事,如果你不想就算了,不过!作为补偿我要一个蠢狗儿砸的kiss!

然后王总电话就被挂了。
嘿,林狗胆几天不见被养肥了啊?
但是为了尊重林蠢狗意见,sc还是回答了朋友关系,不过就是一提林蠢狗就会笑。
我做的不错!回去叫林给么么哒!!!哈哈哈!!!